【公益採訪】「臺北市私立聖安娜之家」──遠渡重洋的神父修女 築一個給慢飛天使的安樂家園

更新日期:1月 21

「他們是站在天堂邊,拉一個小門縫讓人們進入的天使。」——白永恩神父


位於臺北市中山北路七段的寧靜住宅區,天母天主堂的十字架直劃天際。陽光正好,迎面吹來的風一派和緩,「聖安娜之家」就隱身在天主堂之後,彷彿和車馬塵囂的城市隔成兩個世界。與簇新的現代大樓相比,古樸的磚紅教堂建築風格迥異。


踏進聖安娜之家,一片明亮朝氣迎面而來,在親切友善的工作人員引領下,令人由衷地產生好感,顛覆對身心障礙照顧機構的既有刻板想像,很自然地投入與院生的互動之中。


天母天主堂與聖安娜之家。

天主在夢中的指引 創辦以愛之名的身障育幼院


聖安娜之家在臺灣已走過47 個年頭,回溯一路以來的歷史,原先在天母堂服務的荷蘭籍白永恩神父,在某個夜晚做了一個夢,夢中有個身體不健全的孩子前來拜訪他。時隔不久,天母堂的門口竟出現一個嬰孩,孤零零被裝在紙箱中,神父便將孩子收留。夢境成真,白永恩神父認為這一切都是天主賦予他的使命。


早期臺灣社會對於重度多重障礙的孩子仍帶有歧視與成見,覺得生下這樣的孩子並不光彩、不體面,要是生在窮苦人家更是無力扶養,唯有教堂裡的神父、修女願意收容這些身帶殘疾的孩子。


一開始白永恩神父將孩子們安置在美軍眷屬宿舍,但隨著院童越來越多,宿舍空間終於不堪負荷,白神父便往來臺灣及荷蘭兩地募款,一磚一瓦創辦了聖安娜之家,專門收容身心障礙兒童,並陸續獲得修士修女們的援助。在臺灣服務超過四十餘年的荷蘭籍柯德蘭修女,孩子們稱她永遠的姆媽,就是最早一批無私奉獻於聖安娜之家的修會人員。


聖安娜之家創辦人荷蘭籍白永恩神父。

全心接納與奉獻 孩子是天主贈與的禮物


聖安娜之家主任李大川回憶,白永恩神父、柯德蘭修女和文雅德神父對於堂區、孩子或是工作人員來說,都是重要的精神支柱,他們為人樂善好施之外,更將身心障礙的孩子視為天主贈與的禮物。 無論環境與社會如何移轉,他們的愛與付出從未改變。2002 年,文雅德神父在白永恩神父逝世後,繼任服務堂區及聖安娜之家院長的職務,直到今年才回到荷蘭安養天年。


近半世紀以來,聖安娜之家收容超過上千名兒童,其中不乏腦性麻痺、智能障礙及多重障礙的孩童。院所堅持要給孩子足以健康成長的生活環境,無法自理的孩子們,從吃飯、如廁到沐浴更衣,都需由工作人員協助,各方面都需要極高密度的關照。


文雅德神父曾說:「孩子都會認得我,知道我照顧他們、餵他們吃飯、洗澡。」柯德蘭修女也曾提過:「即使自己說的是英語,但看孩子的表情就能知道,他們其實都懂。」在聖安娜之家,愛是以行動相互交流,而非只是嘴上的詞彙。


院生婷婷親手製作、繪畫的環保提袋。

視孩童如己出 彼此像朋友更像家人


李大川主任十年前因緣際會來到聖安娜之家,深感神父與修女的慈愛,團隊同心灌注尊重與平等精神,為重度身心障礙孩童提供身、心、靈的全人照顧。


李大川在剛接觸這些孩子時,他坦言內心是很震撼的,甚至不敢靠近、更不知如何互動,但有一股力量敦促他務必伸手嘗試;一晃眼十年過去,現在看著這些孩子,覺得他們已經是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,既像是朋友、更像是家人。


在聖安娜之家服務三十七年的教保組長陳姐,被李主任戲稱為聖安娜之家的「土地婆」,這位孩子們眼中的「大媽咪」,出身臺東,從小受教會修女無私協助,長大後也有著滿滿的奉獻精神,哪裡需要幫助,就會在那裡看到陳姐的身影。


她說:「這裡都是重度障礙的孩子,對於他們的一切我都接納,即使進步相當緩慢。」認同這份工作的價值,陳姐一路走來也能化勞苦為甘美,笑笑地說:「這是一份幸運的工作,要不然怎麼有機會服務到這些孩子們?」



完整內容將收錄在《足跡.事蹟.軌跡(九)》一書
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  • YouTube社交圖標
  • Instagram

心想文化創意 足跡事蹟軌跡 創業故事

(02)7730-7720

​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251巷22弄34號

© 2018 by ShinShan Publishing & Creative Co., Lt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