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怡然畫室」邢萬齡──七十載歲月揮毫人生  承先啟後昇華當代藝術

凝神、挽袖、提筆、揮毫

水墨渲過素紙,染出碧水遠山

油彩層疊畫布,凝成爭妍群芳

任憑創作之思穟穟蔥蘢

筆觸猶如紙上行雲

款款鬱鬱瀅瀅霏霏

時而濃烈張狂;時而溫婉蘊藉


這是畫壇大師邢萬齡日復一日超過一甲子歲月的日常。筆下山水、花鳥、油畫、國畫、人像⋯⋯邢萬齡尤其鍾情牡丹花,可在國畫史的漫漫長河中,歷代都不缺以牡丹花王為題的創作,邢老師嘗試以不同技法呈現,甚至融匯中西,畫出了屬於自己的牡丹,更被譽為當代翹楚,身負牡丹大師的美名。


位於臺北內湖的「怡然畫室」,是邢萬齡創作畢生後,欣悅自得、安適自在的歸隱所在,追憶似水年華,靜聽邢老師娓娓道出此生粼粼波光。


怡然畫室創辦人 邢萬齡老師。

漂泊遷臺年少失恃 寄情於水墨彩料的繪畫世界


1945 年生於山東濰坊,四歲時與父母跟隨國民政府遷居臺灣,就讀北投育幼院的小學。那時環境很不好,母親此時被診斷罹患肺結核無疑更是雪上加霜。彼時結核病還是不治之症,邢萬齡便在課餘時間作畫送給母親,他回憶:「媽媽每次看到畫都非常高興,但她卻在我五年級的時候過世,那對我打擊很大,失根漂泊又逝去親人,給我一種孤苦伶仃的感覺,那時我只好將所有痛苦與抑鬱的情緒都寄託在畫畫裡面。」


國中時就讀農校,父親希望邢萬齡畢業後參與農工隊出國增長見識,可是邢萬齡依舊醉心於繪畫,父親看他這般喜歡美術,家中環境也因父親就任校長而較為好轉,便讓邢萬齡轉讀復興美工。「當時學校剛創校第四屆,授課老師各個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師,我在那裡奠下了美術創作的基礎。」


邢老師回憶:「記得復興美工剛成立的時候經營慘澹,所收的學費根本不夠付教師的薪水,但老師們都願意無償授課,大家一心為了藝術傳承,連我們學生都非常感動。」當時劉其偉、張杰等畫壇巨擘都在此教畫,常常帶著學生們外出寫生。令邢老師印象最為深刻的,是一次沿著整個北海岸的行腳寫生,大夥兒累了就睡在教室、廟裡,過程很艱苦,但也充滿回憶與樂趣。


就讀復興美工時的邢萬齡(右一)。

為了學畫投身軍旅 退伍任職華視承先啟後


復興美工畢業後,父親擔心孩子將來沒出路,要求他不要再學美術,邢萬齡說:「當時爸爸願意花大錢讓我讀復興美工,學費是一般學校的四倍,但他也把話說在前,將來找不到工作沒飯吃的時候,不要回去找他。」畢業後沒工作怎麼辦?軍校自然成為最好的選擇,他報考了當時的政工幹校美術系,投筆從戎。


完成軍校學業,邢萬齡便到部隊服務,從事政戰文宣,也曾到金門戰地從事美化工作。民國67 年,當時社會已經開始繁榮,藝術工作者的出入也漸豐潤了,他一心渴望能夠潛心於繪畫,便選擇退伍,邢老師說道:「記得那時候有位導演找我為電影畫布景,一部電視劇《楊貴妃》裡面的布景就是我畫的,前前後後收入加起來一百多萬,我就買了人生第一棟房子。」


爾後在學長介紹下,邢萬齡任職華視藝術中心主任,一待便是十年光景,期間接觸無數當代畫家,不論是已經享譽盛名的一代大師,或是初出茅廬的後起之秀,他回憶:「前後總共辦了五百多場的畫展,都是我一手規劃、策展,這段時間影響我創作與人生甚鉅,我因此見識了國內外頂尖畫家的作品。」


「此生最大的成就,不是畫了多少名畫賣了多少錢,而是在華視十年幫助很多藝術工作者。」因感當年念復興美工教師們對藝術傳承的無償付出,邢萬齡經常幫助當時還默默無聞的新銳畫家,免費在華視的藝術中心策展,並在電視上打廣告,老師說道:「這段時間是我人生最精華的時候,好像臺灣的文化在我手上稍微昇華了一點,而文化正是構築一個國家的底蘊基石。」


邢萬齡( 右) 任職華視藝術中心主任時,舉辦了五百多場畫展,接觸無數當代畫家,影響其創作與人生甚鉅。

僑居楓葉之國合璧中西 致力推廣藝術平易近人


因孩子留學加拿大而舉家移民溫哥華的日子,亦是創作能量豐沛的精彩時期。當時很多僑胞來向邢老師學畫,他閒暇之餘便在院子裡親手栽種牡丹花,看牡丹長得漂亮,便將它們的風姿入畫。「牡丹一直是國畫不朽的題材,但幾百年來牡丹創作都沒有太大變化,從宋朝、元朝、明朝、清朝, 到民國都是一脈相承。」


邢萬齡思忖,自己所學的油畫是不是能與傳統水墨相結合,透過中西合璧,在國畫中增添色彩、光線、構圖、渲染等新元素?旅居加拿大近二十年時間,邢萬齡在教學與遊覽之餘,全心投入東西方融匯的繪畫創作,也常到當地博物館欣賞西洋畫,「莫內、梵谷、達文西的名畫提供了我很好的素材,層層地剖析、研究,這段時光是我潛心繪畫、鑽研創作的時光。」


藝術是無止盡、無涯界的,邢萬齡依舊創作不輟,只要還能動筆就會繼續創作。

問起對藝術最大的體悟?老師懇切地說:「繪畫應該是貼近生活、平易近人的東西,我覺得貴族能欣賞的,平民也應該有機會親近。我的畫不分平尊,只希望欣賞、喜歡的人珍藏。」在某一場畫展中,就有一位退休女教師醉心一幅紫藤花畫作,展覽期間幾乎每天出現,「我詢問她為什麼每天來,她說自己非常喜歡那幅紫藤花,但可惜退休俸祿有限,收藏不起名家作品。」當時邢老師便對她說:「只要妳欣賞我的畫,多少錢都沒關係,只要不成負擔、價格合理,妳就給我多少錢。」


談及欣逢愛畫知音的感動,邢萬齡說道:「畫不該只是被有錢人蒐藏炒作的奢侈品,那已經偏離藝術的本意!梵谷創作無數,生前卻只賣出一張畫,他一生困苦潦倒,而過世後一張畫賣幾千萬美金,合理嗎?」致力於藝術的普及化,邢老師認為美應是隱於生活的每個角落,且無尊卑、國界之分!



完整內容將收錄在《足跡.事蹟.軌跡(十)》一書
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  • YouTube社交圖標
  • Instagram

心想文化創意 足跡事蹟軌跡 創業故事

(02)7730-7720

​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251巷22弄34號

© 2018 by ShinShan Publishing & Creative Co., Lt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