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勝治日本語留學機構」劉琬琳──以父之名 築一條邁向太陽國度的橋樑

「日本」這個跟台灣有著密切關係的國家,無論在經濟往來或文化交流上,都深刻地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;在教育領域上,更是除了歐美以外,台灣學子選擇留學深造的首選之一。若說起日本女性,會帶給您什麼印象呢?溫婉優雅、謙和有禮、進退有節⋯⋯就如眼前這位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迷人氣質的女性 ──「勝治日本語留學機構」社長,劉琬琳。


勝治日本語留學機構社長 劉琬琳。

童年的深刻記憶 編織東洋留學夢


高中畢業就決定一個人前往日本留學,一去就是七年半的劉琬琳,以有條不紊、清晰柔和的語調接受訪談。偶爾嘴角揚起淺笑,說著她在日本的求學點滴,歷歷在目,彷如昨日。


「決定要去日本唸書以前,我的日文程度其實很初級,只會幾句簡單的日常用語,但當時自己也沒有想太多,只是單純懷抱一個夢想,就像隻期待展翅高飛的幼鳥。」還記得出國那天,前往桃園機場的路上,劉琬琳看著車窗外的天空,心裡想的是,「哇!我的未來就在那裡,懷抱著美好憧憬出發!」說起年少出國的心境,依然記憶清晰,從她雀躍的神情中,不免令人好奇:「當初是因為哈日,所以才想去日本留學嗎?」


她先給了一抹微笑,才回答:「不,不是的。很多學員也都問過我這個問題,以為我是崇拜日本偶像,才會選擇到日本唸書,其實,埋下我嚮往日本文化種子的,是小學時出國表演的一段深刻記憶⋯⋯。」


與MERIC日本語學校校長及三峰日本語學校董事合照。

過境日本 自此一見鍾情


「就讀小學時,我是學校國樂班的琵琶樂手。記得有一年,我們受邀到美國迪士尼表演,途中過境日本,從那時候起,就讓我與這個國家結下不解之緣。」


猶記一行人在日本機場等待轉機,劉琬琳在免稅店初次體驗到日本女性溫柔、優雅、有禮的態度,即便當時只是個小學生,仍然被親切耐心地服務著。飛往美國的途中,剛好遇到一陣亂流,一位日籍空服員不小心把咖啡潑灑在劉琬琳的裙子上,空服員立刻用謹慎又帶著歉意的態度向她道歉,甚至還一度跪在腳邊,幫忙擦拭裙擺上的汙漬,「這件事,讓我記憶太深刻!」


唸高中時,同學之間開始追日劇、迷日本偶像、接觸日本雜誌,劉琬琳發現,日文中好多漢字,有些文化也很貼近,當時就興起了學日文的念頭,甚至一心想著同樣是東方面孔,要融入當地應該更不至於太難⋯⋯因此高中一畢業,就跟父母提出要赴日本唸書的請求。劉琬琳笑,就這麼簡單的原因,開啟了她通往日本的留學之門。


劉琬琳與兒子。

一杯咖啡 倒影出父親深切的愛


決心前往日本的劉琬琳,第一次提出這個想法時,父母堅絕反對。原因無他,身為父母,怎麼捨得讓高中才剛畢業的女兒,隻身前往陌生的國度求學?又怎放得下心,讓女孩獨闖天涯?尤其是爸爸,說什麼都不肯讓愛女離開身邊。過了一段時間,深思後的劉琬琳用了一杯咖啡的時間,誠摯地向父親再次提出赴日求學的決心及規劃。還記得父親當時問了她一句話:「妳一個人去,誰照顧妳?」


劉琬琳堅定地看著父親,回答:「不需要任何人照顧,我一個人,可以的!」父親知道,女兒的決心已不容動搖,雖然心裡滿滿的不捨與擔心,但愛女心切,終究還是點頭成全了。「我現在回想起來,真的覺得當時真是太有勇氣,因為去到日本的第一年,我才知道,以前待在家裡有多麼幸福⋯⋯。」


與學生合照。

每天三小時通勤 磨出堅韌耐心與毅力


「以前在家裡,只需要把書唸好,其他的事,都不用我操心。餓了,媽媽會準備吃的;房間亂了,媽媽會幫我打掃;衣服髒了,媽媽會洗乾淨還折好燙好⋯⋯。」


但是一個人來到東京唸書後,得自己學會煮飯、洗衣、倒垃圾,最辛苦的是,每天要擠三小時的電車通勤上下學。曾經有一次,一個人從超市買了一堆食材,頂著大太陽走回宿舍,又熱又累,這位異鄉的遊子,竟然悲從中來,忍不住掉下眼淚。這七年多,將一位父母手中的小女兒洗鍊成具有韌性的獨立女性。


劉琬琳從日本學成歸國後,先在日語補習班、留學中心任職數年,她藉由觀摩學習與不斷思索,將自身的求學經驗,分享給有志出國的學子,用盡一切心力將「出國留學代辦」這項服務做得更完善,讓在外地求學的學員能無後顧之憂,遠在國內的家長也能放心支持。


很多學員會問,這麼辛苦去日本唸書,能獲得什麼?劉琬琳總是分享,「唸書的成果要靠自己,付出多少努力,就有多少收穫。」但可以確定的是,每個從勝治出去的學員,都至少會獲得兩件珍寶 ── 一是變獨立、能夠獨當一面;二是跟家人的關係變好、變親密。



完整內容將收錄在《足跡.事蹟.軌跡(八)》一書
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  • YouTube社交圖標
  • Instagram

心想文化創意 足跡事蹟軌跡 創業故事

(02)7730-7720

​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251巷22弄34號

© 2018 by ShinShan Publishing & Creative Co., Ltd.